扶貧產業三產融合 精準扶貧成效初顯——磐石市永豐村探尋脫貧模式

  駕車從磐石市區往西北方向行駛約15公里,便來到了石嘴鎮永豐村。這個曾經一窮二白的貧困村,就是閆振宇現在工作的地方。

  永豐村原名王麻溝村,在土地改革時期,工作隊隊員錢廣生因推行土地改革被害。村民為紀念他,立了一塊石碑,意為永遠的豐碑,永豐村由此而得名。50多年來,村民們精耕細作、勤懇付出,由于缺乏致富門路,日子過得緊巴巴,2016年永豐村被確定為省級貧困村。

  2018年3月初,作為第二批下派干部,閆振宇接過同事的接力棒離開省紀委機關,來到永豐村擔任第一書記。一年多來,在各級領導及包保部門的共同幫扶下,閆振宇帶領著村民,掀起了新一輪探索,實現了扶貧產業三產融合,精準扶貧成效初顯。

  一產:資源變資產  村民獲得雙份收入

  “人均耕地1.9畝,收入只夠溫飽,農民在貧困線上苦苦掙扎。”閆振宇一到村,便和村干部一起摸家底、訪村情。通過走訪了解,閆振宇感覺到,永豐村有限的耕地和單一的種植結構,成為農民致富路上的絆腳石。村民要脫貧,產業是關鍵。什么產業適合、哪種收益更高,讓閆振宇苦苦思索。

  在經過深入了解后,閆振宇發現,永豐村的土地少,但多數較為集中,適合規模化種植和專業種植。“大面積集中流轉農民的土地,一方面便于種植結構調整,提高土地種植效率和效益,一方面土地作為生產要素,集中到合作社,合作社自然有更多的話語權和對接大平臺的機會,同時能夠將村民從土地中解放出來。”閆振宇與村“兩委”和全體村民商議成立合作社,由村里統一經營,村民不僅能獲得土地租金,年底時還能得到分紅。

  可是,合作社剛成立,首先就遇到了土地流轉的難題——有的種植大戶不想把土地外包出去。閆振宇就主持召開村班子會議,將流轉價格提高到旱田450元/畝、水田600元/畝,高于市場價。同時,為了做通大戶們的思想工作,閆振宇和鎮村干部走家串戶做工作,講流轉土地的優勢,講振興村集體經濟的好處。最終,土地流轉得到了村民的理解和支持。

  流轉的土地怎么用才有高收益?一番商討后,大家一致決定種植綠色稻米和黃豆,以市場為導向,調整種植結構。為了有個好收成,閆振宇找書籍、查資料、聘請農技專家,將課堂搬到田間地頭,提高合作社管理人員的種植技能。春耕時,閆振宇更是對合作社發展盡心盡力,從選種、育苗、施肥,樣樣把關,事無巨細。

  針對流轉土地的村民,閆振宇吸收他們加入合作社,合作社務工,獲得土地流轉金和務工報酬雙份收入。

  永豐村東屯年近60歲的貧困戶趙德蘭,一個人守著兩畝薄田,雖然起早貪黑地忙碌,但掙到的錢很少。加入合作社后,她不僅能夠得到近千元的土地租金,還給合作社打工一年下來收入也有3000多元。

  住在永豐村西屯的高德祿,曾是村里的富裕戶,多年前因患疾病,喪失了勞動能力。“以前靠雙手吃飯,現在病了,只能靠政府救濟了。”高德祿說。

  去年,在閆振宇的建議下,高德祿將土地流轉獲得穩定的收入,妻子則在合作社打工補貼家用,外加村里的分紅,去年高德祿家的收入達到了1萬多元,達成脫貧“小目標”。

  二產:農民變工人  這里迎來新生活

  “我們祖輩只知道種地,現如今在廠里上班當工人,掙工資!”在永豐村大豆油廠,58歲的馬連榮說著切身體會。

  2018年,為了讓更多村民在家門口實現就業,閆振宇和鎮村干部達成共識,以一產業為依托,積極引進二產,繼而延長產業鏈條,確保扶貧產業的穩定可持續。借助九臺農商銀行的金融扶貧聯盟,永豐村先后引進了大豆油廠和服裝制衣廠。在建設過程中,閆振宇樣樣身體力行,參與建廠選址、設計廠區規劃、監督工程進度,使兩個廠子如期投產。

  大豆油廠位于永豐村腰屯,是永豐村與吉林棋盤生態農業集團合作攜手成立的扶貧項目,每年能加工大豆3千多噸,生產豆油400噸,村集體可以每年收入廠房租金18萬元和25萬元左右的入股分紅,并且可帶動永豐村43戶貧困戶,解決剩余勞動力30人。

  距離大豆油廠不遠處,是永豐村依托遼源襪業集團辦起的服裝制衣廠。在車間里,工人們正在加工校服,裁剪、拼裝、鎖邊,沒一會兒,十幾套衣服就制作完成了。

  制衣廠現有員工30人,既有貧困農戶也有普通村民,每人每月的工資是1500元,經過考核成為熟練工人后,每月能拿到3000元以上。今年,永豐村還將擴大制衣廠規模,使生產設備達到100臺,員工110人以上,打造遼源襪業在吉林市地區的生產基地。

  這兩個項目不僅壯大了村集體經濟,也讓昔日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村民搖身一變成為了現代產業工人。村民們都說:現在腰包鼓了,精神頭兒足了,是閆書記讓他們過上了新生活。

  三產:農旅結合 青山綠水引客來

  綠樹環抱周圍,青山相伴左右,錯落有致的民房引入眼簾,寬闊整潔的道路直通遠方,永豐村水庫就靜臥在這綠水青山的懷抱中。

  距離水庫不遠處,目之所及的是長春青怡坊集團在永豐村設立的特產種植基地,這里種植了40公頃的軟棗獼猴桃并間種桔梗。閆振宇說,這些作物在將今年8、9月份的時候開花,那時候,滿山遍野的藍色花朵和綠葉相襯如同精心打造的花海,將是永豐村一道獨特的風景線。

  在永豐村水庫旁的旅游項目規劃圖上,可以清晰地看到項目的整體規劃和設計。該項目共分為三期,一期建設接待中心、垂釣區、果品采摘區,二期建設花卉觀賞區、綠化景區,三期建設木棧道、親水臺等設施。一期項目中的接待中心是由原來的廢棄廠房改造而成,其中包括了會議中心、餐廳、民宿等功能分區,不久就將對外開放。

  雖然還沒有正式營業,但是永豐村的第一批游客即將到來。6月中旬,九臺農商銀行將對新入職的員工進行崗前培訓,培訓地點就定在了永豐村。這里不僅環境優美、空氣宜人,還能提供授課、住宿、就餐、開展戶外拓展訓練等一系列服務,能夠滿足九臺農商銀行的需求。閆振宇算了一筆賬,按照50人培訓3個月計算,去掉必要的開銷,村集體將收入10萬元左右。

  青怡坊集團的種植基地已經全部完成了種植,接下來還將為軟棗獼猴桃和桔梗除草、施肥、搭架子,這些工作都將雇用村里的村民,每天將得到80到100元的報酬。

  “這里將是一個立體性、綜合性的旅游項目,除了餐飲、娛樂,我們已經選好了地址,圍繞鄉村印記、鄉風民俗、抗聯遺址等內容,在永豐村腰屯籌建鄉村博物館,突出美麗鄉村建設,增添人文歷史內涵板塊,進一步提升永豐村的知名度和生活品質。”閆振宇說,現在市里已經批準了這個項目,各相關部門給予了大力支持,預計今年11月份博物館即可建成。

  這座即將落成的鄉村博物館,將是閆振宇和永豐村村民們共同探索三產融合助脫貧、攜手奔向鄉村振興之路的極佳見證。

  中國吉林網 吉刻APP記者 馬天作 通訊員 劉洋

相關文章

猎鱼达人3d官网